当前位置:首页 > 活动频道 > 现代摄影特训班 > 第六课:景观与空间摄影的创作问题
第六课:景观与空间摄影的创作问题
2013/7/31 11:38:22  现代摄影网  mincy  
 周明
上海师范大学人文与传播学院  摄影教研室主任  硕士生导师  出版个人作品集和技术书籍多本


景观与空间摄影主题的讲座中,周明老师从“自然的风光与社会性风景”、“记录性影像与观念性影像”“程式化拍摄与个性化创作”三个角度分别讲解了传统景观影与现代景观摄影的区别,用大量生动的实例与诠释开拓了学员们对景观摄影的理解。


何为“景观与空间摄影”?他指出,从性质而言,“景观与空间摄影”关注的是现实世界里视角较大,画面静止,无人及少人存在或自然或人为的事实空间;从主题而言,“景观与空间摄影”不是为拍景而拍景,而是借环境或空间关系表达对大自然或人类生存的见解和感想;从形式而言,“景观与空间摄影”选取的被摄对象并非必须赏心悦目,而将重点放在获取该事物的独特视觉形象和动人情景上。


涉及景观与空间摄影有3个剖析角度


自然的风光与社会性风景
记录性影像与观念性影像
程式化拍摄与个性化创作


出于一名摄影家与摄影艺术评论家的身份,周明老师的态度很明确,他更偏好后者类型的创作,即社会性风景的观念性较强的个性化创作。


在谈到国内流行的风光糖水片时,他戏言,“除了虚假的美,什么也没有,没有思考,连面对真实的勇气也丧失了。没有个人风格,所有人拍出的影像都一模一样。简直是风光毒贩子。”在摄影发展早期,这样的照片也许还能得到肯定,但在图像泛滥的今天,依旧固守在这种纯粹美感欣赏角度的景观摄影已经完全失去了它的学术与艺术价值,只能被当做旅游宣传图谱。
老套而保守的审美会禁锢人的思维,一些摄影爱好者依旧执迷于拍日出日落,宏大景观及绮丽风光,作为个人兴趣或旅游纪念,这些也无可厚非,但要说有多么出彩或新颖,是完完全全不可能的。风光套路的作品,专题意识不够,思想内涵欠缺,形式单调,缺乏个性,千人一面。实难再引起热烈的关注。
周明老师指出,同样是拍风光,选择不同于他人的视角,完全以个人化的风格捕捉一时一地的风貌才是聪明之选。


他举出五位摄影师的例子,向大家展现了何为个人化的视角。

 

Jurgen Zefzger 《弥散的云彩》
这一系列作品略带苦涩,拍摄的是核电站的冷却塔喷出的白色烟雾在天空中的成像,如同人造云彩,表达的是摄影者对核电业的反思。

 

邵大浪《一个人的西湖》。Edward Burtynsky 《中国》,加拿大摄影师  。在2002年到2005年期间,Edward Burtynsky 深入到中国众多工业区,使我们有幸看到中国当今社会与经济正在经历的巨大变革。他也在全世界各地拍过采石场,油田等景观。照片似乎隐喻着人类文明的进展恰恰是自然的衰亡。让人对环保、自然多了一份深刻的思考。

Greg Girard 《上海魅影》,颓圮的老宅,鬼魅的光影,日渐消失的城市建筑,大拆大建的变革之路,都在提醒我们发展中的缺失。

 

 

周明老师还提供了一组亲自拍摄的《都市形而下》系列作品,是以高处俯拍的方式捕捉上海发展过程中的城市景象。他说道“影像应该是从心里产生的,摄影人对城市是什么态度,就会拍出什么样的作品。”他在教学过程中常常身体力行地进行拍摄,让学生们都心服口服。


这类社会性的风光作品重要的是社会性,而非风景,需要作者把思想传达给观者。周明老师指出许多在外行看来怪模怪样、诡异、阴郁的景观摄影其实都是旨在提出疑问,让观者在某种“不舒服”的氛围里思考整个人类发展与自然的关系。“提出问责”即是当代摄影重要的母题,“我们对待摄影的态度不该再涂脂抹粉,掩盖真相,而是直面残酷的真相与现实的问题。”

 

在记录性影像与观念性影像一节。周明老师提出,无论什么样的形式类别,摄影最终都是一个影像的呈现。影像有内涵多寡、优劣、深浅之分。在这一点上,观念摄影的日趋流行也证明了人们开始更关注影像中的深意,而非简单记录。


他给学员们观看了几组观念性影像的优秀专题。

曾翰《东方乐园》,一个废弃的主题乐园

 

 

德国贝歇夫妇【伯恩.贝歇(Bernd Becher,1931—2007)和希拉.贝歇(Hilla Becher,1934— )】
分类学摄影学派的创始者
贝歇夫妇拍摄建筑长达四十多年,他们作品中的影像显得单调、呆板、僵死、冷静,几乎是一种工业考古,对于信息学、社会学、文献学皆有重大贡献,让人联想到过去的工业时代。

 

 

杉本博司
周明老师说日本摄影师杉本博司是他的偶像之一,杉本博司的摄影精神影响着现在的他。
当全世界人类都习惯于观看清晰的著名建筑时,杉本博司却用8X10的相机(此相机以清晰闻名)拍摄了一批模糊的西方著名建筑,他的这组 ARCHITECTURE作品一问世便引起了评论界的一致好评,又一次刷新了大众对于景观摄影的理解和思索。

 

马修.阿尔巴尼斯,他的景观摄影的独到之处在于用模型为道具,来拍摄经典的自然风光,以假乱真,充满反讽。

Thomas Demand  德国观念摄影师,他拍摄的作品竟是以纸板为原型,单幅照片创作时间漫长,价格高昂,让人叹为观止。

 

在景观与空间摄影的表现形式上,周明老师总结出了程式化拍摄与个性化创作两个概念。并提出形式的创新对于摄影的重要性。

 

 

他分别展示了自己的学生许晓琳的针孔相机作品、宁自冉的《静境》和程玉扬《返》探讨了作为一名普通摄影人的表达空间。又佐以德国设计师Lisa Rienermann 的26字母天空景观、捷克摄影师寇德卡的《Chaos》影集、意大利摄影师Ed McGowan 的移轴摄影、法国摄影师Sohei Nishino的手工拼贴都市图景以及冯伟潮的《生活在危险中》来展现一种个人化的原创个性创作的可能性。

 

 

在实用的创作构思环节,周明老师则向我们展示了Lee Friedlander的《70年代-美国纪念碑》、Matthias Schaller的《紫色办公桌》、Ferit Kuyas的《雄心之城——重庆》、塔可的《诗山河考》、山水的《2050,外滩》、李宗献的《夜色长城》等多名摄影师的作品,从多个角度指出了一条创作构思的明路。


在选择题材时,注意要明确而具体,落在实处,不要大而空,散而乱;
在确立主题时,必须有清晰而鲜明的立场和观点,切忌随波逐流,漫无目的;
在前期准备时,需要主动地认真调研深入思考,尽力避免模仿、盲从和撞车;
在画面观感上,既有要形式的统一感又要有细节的差异性;
在创作心态上,切记保持平和、理性、耐心的态度,深入观察,广泛采样,潜心拍摄。


来自前辈的几点建议令学员们都深受启发。在最后的提问环节,学员们踊跃地就摄影中自己依旧迷茫的问题向老师请教,周明老师亦给出了明晰而耐心的解答。

 


提问环节:


问:盲拍是否可以作为观念摄影的一种表现?
答:突出了观念性后,任何一种技艺都可以是表现手法。


问:拍任何题材都需要做调研工作吗?
答:当然需要做案头工作,你要尽一切努力了解他人的作品,不要徒然花费时间在陈旧的主题上。要模仿也要超越性地模仿。最可怕是闭门造车,创作出的作品平平,乏善可陈,这样就浪费了太多精力。


问:景观摄影一般花费两到三年才出作品,但像森山大道这样的摄影师两到三天就能出一本画册,您怎么看?
答:艺术创作从来没有千篇一律的说法,这只是一种摄影习惯,有的人习惯长时间积累,而有的人适合短时间即兴。每个人的创作类型不同。森山大道用的是小相机随机性地拍摄,创作周期就短一些,但他前期的沉淀是很深的。

更多阅读:
第六课:景观与空间摄影的创作问题 2014年度十佳摄影师 翁顺程 2014年度十佳摄影师 王树红 感光讲堂 第15讲 《从美国地表到中国地貌的摄影》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